当前位置
秸秆综合利用瓶颈如何破

发布时间:2018-07-12 | 来源:光明日报

字体大小:

作者:本报记者 李慧

7月中旬,我国不少地区三夏收获已完成,作为农业废弃物的秸秆该如何处理成为人们关注的又一焦点。

秸秆作为农业废弃物,是农业生产的“另一半”,是“放错了地方的资源”,用则利、弃则害。开展秸秆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推动农业绿色发展的重大任务和举措。

数据显示,2015年全国秸秆理论资源量为10.4亿吨,可收集资源量约为9亿吨,利用量约为7.2亿吨,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0.1%。然而,秸秆综合利用却仍需要破解多个难题。

1、循环利用让废弃物变为“聚宝盆”

企业直接到田间地头收储秸秆,利用炭化炉就近制备生物炭,而后做成炭肥还田增加土壤肥力,农民不再为秸秆处理发愁,政府也无需为焚烧秸秆“死看死守”。目前,这种规模化、工业化和可持续化发展的秸秆处理技术已在辽宁省岫岩县得到应用,解决了当地农民秸秆和农林废弃物再利用难题。

不仅仅在岫岩县,在我国多个地区,一系列低成本高效益的秸秆回收、加工、再使用等“绿色工业链条”的形成,使得昔日让人劳心费力的秸秆变成了今日农户增加收入的“绿色聚宝盆”。

曾经,秸秆的再利用一直是困扰我国农业和环保的一道难题,秸秆焚烧也连续多年成为加剧空气污染的因素之一。

2017年9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》,提出到2020年秸秆综合利用率要达到85%,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要达到75%。

农业农村部全国农技推广服务中心首席专家高祥照指出,目前,我国土壤问题较为严峻,存在土壤板结、盐碱化、重金属超标等问题。秸秆炭化还田解决了秸秆的科学和循环利用问题,不仅可以用于农田,还可以生产生物质能源,为秸秆的循环利用提供了一个新的途径。

得益于该技术的显著效果,2017年,“秸—炭—肥”还田改土模式得到农业农村部认可,并被列为“秸秆农用十大模式”之一在全国适宜地区推广开来。

“我国秸秆炭化还田-土壤改良技术为我国秸秆综合利用难题的解决,提供了一条环境友好、科技含量高且极具市场化前景的好办法,应该把炭化还田循环利用放到国家绿色农业发展的大战略中,这对于解决‘三农’问题有重大战略意义。”农业农村部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赵立欣指出。

2、秸秆综合利用产业依然面临困境

“与其说秸秆是造成农村环境污染的‘潘多拉魔盒’,倒不如讲它们是农民增收的‘土黄金’。”提起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,在土肥研究领域耕耘了30多年的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感触颇深,然而让秸秆生物炭肥料从实验室走入企业车间,再迈进农民田里,难度却很大。

潘根兴提供的一项在湖南某县的田间试验数据表明,秸秆生物炭基肥能降低水稻50.7%的重金属镉含量,有效保障了农产品质量安全。

然而,让秸秆实现综合利用却远非易事。

在生物炭肥料行业骨干企业、北京三聚绿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付兴国看来,总体来看,当前秸秆综合利用的步伐虽然进展较快,但仍以秸秆还田等传统利用方式为主,秸秆资源的产业化利用仍有待提高,秸秆综合利用依旧受制于技术推广、收储成本、资金支持等因素。

专家介绍,目前,我国秸秆收储运未成体系,综合利用程度低,同时缺乏秸秆综合利用的大型龙头企业。各地推广的秸秆综合利用仍以小规模的诸如沼气、小型生物质锅炉、草绳编制、仿木材料加工等为主,利用效率低,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不够明显,缺乏完整的产业链支撑。对于投资规模大的秸秆综合利用企业,扶持力度不足。此外,秸秆综合利用的经济扶持政策仍需细化。

“目前,炭基肥作为新型肥料,尚未被列入推荐用肥目录,对该项目的社会效益和长期经济效益认识不足。生物质炭基肥作为新型肥料,尚未被列入有机肥逐步替代无机肥的推荐用肥目录,其作为目前改良盐碱地、降低重金属污染、提升土壤可耕性和肥力的最有效方式,也尚未纳入政府相关项目的采购目录。”付兴国说。

“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根本在耕地,既要守住耕地红线,也要扭转耕地质量下降的趋势。将秸秆炭化还田来改变土壤碳氮比及理化特性,这是一个新方向,生物炭及其衍生的生物炭基肥料和土壤改良剂是一项功在当代、惠及子孙的战略性新兴产业。生物炭产业已逐渐成为涉及农业、环境、化工、机械等多个领域的多元化发展产业,亟须从国家层面给予政策支持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温福说。

3、提升秸秆综合利用的产业化水平

近年来,从中央到地方陆续推出一系列举措,进行秸秆焚烧的严格监管和秸秆利用的政策引导。在中央政策的引导下,秸秆综合利用已由传统的禁烧为主,逐步向高值化、产业化、生态化方向发展。

专家建议,深入推进秸秆综合循环利用,应广泛推广“秸—炭—肥”还田改土模式,完善落实有利于秸秆利用的财政政策,贯彻执行有利于秸秆利用的土地和用电政策,推动秸秆收储体系建设,打造完备的秸秆收储体系。

为促进秸秆综合利用,陈温福建议,要尽快将生物炭及生物炭基肥料纳入新型肥料目录,让更多农民了解生物炭、施用生物炭基肥料。“同时,建议组建国家生物炭工程技术中心,建设秸秆生物炭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,推进生物炭及生物炭基肥料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。”陈温福说。

赵立欣建议,给予秸秆生物质炭化产业必要的政策扶持。“要加大秸秆炭化还田补贴力度,支持秸秆炭化还田技术快速推广,并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秸秆炭化还田—土壤改良的应用推广试验研究,特别是应用于改土施肥以及北方盐碱地、沙漠化土地等后备耕地和南方酸性土等退化土壤的大规模改良。”赵立欣指出,此外,要在现有的税收优惠政策基础上加大减免力度,进一步壮大龙头企业,提升秸秆综合利用的产业化水平。

(本报记者 李慧)